科技產品 專業評測、報導 | unLimit media

+886-2-8951-0557
查看: 1914|回復: 0

乱章—————夜的痛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1-11-2 07:27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乱章—————夜的痛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一

你走了,带着夜的呼吸,夜的瑰丽,也带走了我的心智,我的灵感,我的平静……

月光依然皎洁,却多了银色的惆怅,夜风依然抚着我,却惊怵了皮肤,激起的是一阵刺心的战栗。我无法用自己的双臂温暖自己,尽管,气温这么高,我的心却蒙着霜,我在颤抖……
风掠乱我的长头发,蒙着了我的视线,顺势把泪水带下……我说是风迷了我的眼睛。

天空变的又高又远,像一个巨大的穹隆,我仿佛和你一起在天穹中旋转,是你带着我还是我跟着你?
你在转,我在旋,我感觉自己失重而找不到方向,我张开手脚,企图抓住眼前流走的风,我怕松开手立刻坠落,我怕我坠落,我怕我落在不知何处的山谷,我怕我坠落在无底的深渊……

我极力思索,我为什么要随你在夜空里翻卷,我因此失去了辨别的智商,我无法判定天边闪烁的星,哪颗是织女,哪颗是牛郎……恍惚中,只看见朦胧的银河星系,像一条忧郁的飘带,闪着郁白的苍凉……
月光瘦了,星光乏力。一样的天穹,不一样的夜空……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二

月亮美的静谧,也静的心碎。云擦着月的脸庞,风悄悄叹息乱了脚步,窗前的风铃,荡响了一串被风撞伤的清脆……
那阵细碎随风飘散,是否?会震颤你的耳波?
你听,这细碎歌唱着一个传说,却不知飘散在沧海还是桑田?

你走了,你走的决然……
月光下留下我独自吟唱,可是,我的嗓音已黯哑,我唇上已开不出玫瑰,我的喉头将美妙的音符凝噎,我已经没了夜莺的歌喉。

我曾是只夜莺,夜莺只为夜吟唱。
听多了夜莺的婉转,会期望百灵的清亮,而我的喉舌,生来就在夜空里歌咏……
母亲告诉我,我的第一声啼哭是对着夜空的,母亲说,那声啼哭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。
母亲说,我喜欢夜啼,那啼哭虽响亮,却也惊动了四邻。母亲抱我去院中,月光下母亲的哼鸣让我慢慢闭上眼睛……
也许我天生就是“夜哭郎”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三

你去了,去的干净,这么决然,没留下一丝云霞……叫我如何再吟唱?
你走的潇洒,我痛的彻骨……这种痛是剜心,是割裂,是撕扯……

这才懂,什么叫无处藏身,什么叫痛之如骨,什么叫六神无主,什么叫无以复加……
不是文字是感觉,这感觉较之简单的赫柏湾文字,不知重了、沉了、痛了、乱了多少。
说什么“鸟惊心”说什么“花渐泪”全不敌此一斑。

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撕喊,体会了仰天长啸的快感……

一种痛……

天有多高?地有多大?这嘶喊就有多长,有多远。江有多深,海有多阔,这痛楚就有多重有多沉。
我伏地呜咽,我仰头长嘶,对着明月,对着夜空,无声的嘶喊穿透夜空……
谁听见?你不会!
我像一只迷茫的鹿,叫的哀怨鸣叫的悲伤,叫的迷惘……
我想一只受伤的狼,叫的悲痛叫的凄厉,叫的苍凉……

月下的城堡早被你遗忘,小径已找不到你足迹,却深深浅浅的重叠着我带血的脚印着,这徘徊在小径上的脚印每一个都这么深,这么深,路赫柏湾边荆棘上散乱挂着我的血迹,默默的守侯着一个背影的无言……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四

这里曾是我们的小屋,我们的世界……
这里有静湖,有明月,有玫瑰的娇艳,有山菊的梦幻;有秋日浓醉的葡萄紫;有寒冬飞舞的雪花白,还有……
没有你的日子里,我默默的守侯……我把山野种满紫色,我把玫瑰酿造成酒,我背囊里的种子早已遍撒在这片土地,在门前在窗下,在路口那颗古老的大榕树下,我静静的注视着远方,期待着你说的那个金色的季节。
我虔诚的像一个教 徒,我辛勤的如同一个忠实的佃农。是的!佃农!一个自愿交租的佃农。
你说,佃农是只能交租而不能获取的,这就是佃农的命运。

月色很美,我窗前是一片被踏碎的安静,坐在碎碎的安静中,无奈风、花、雪、月片片缕缕不可拼接……
我企图串起记忆,缝合的疼痛却是无可言说的酷刑。
爱一个人是幸福,恨一个人有时也幸福,我在爱与恨甜与苦涩的穹隆中旋转的失去了方向……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五

冰与火的缠绵最终是凝固,爱的回忆留下的是无法停止的啃噬。
我知道,其实我的手中从没有赫柏湾握住那屡烟。
人其实都是一屡烟,风吹来你溶入我,我渗如你,风吹过,各自飘散。

我是个傻傻的佃农,我只能接受佃农的命运。
可我傻,傻的仍然弄不清地主和佃农的位置……
而你沉默的如同死亡。
沉默也是回答,一个最最聪明的回答,一个最残酷的答案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六

我痛着……
我的步子还踱在小径上血迹未干的脚印里;我的心跌落在路边踩倒的矢菊花下……
我像一只僵立岩石上的麋鹿,纵不过前方赫柏湾的深渊,又迷失了来路。
我像一只折了翅膀的鸟,振不开垂下的臂膀,只落下森林中阵阵哀鸣,鸣叫着向着月光,
渴求随风飞翔的期望……

可我不敢抬头看月色的银光,那月光,圣洁,美丽,朦胧、神秘,冷默……
泪搅拌着月光,灌溉着小径上的山菊,随风摇曳着的是无边的一片紫色……
月光下,山菊还在痴痴的述说一个梦,风吹来,山野里飘散着一个紫色的期待。

风呵,漫漫的舞……
风呵,你继续吹…
轻轻的……别惊醒了紫色的梦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[新兵入伍]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